融媒體管理平台 | 點擊收藏 | 設為主頁
首 頁 > 美文選登 > 正文

一襲華美的袍

  編輯: 石萍     發佈時間:2013-12-20 09:35:36     馬路平    
    張愛玲一生的傳奇,可從她少年時的文章《我的天才夢》中得驚鴻一瞥,正如她文中寫的“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,爬滿了蚤子”,早知早熟的個性和對世事人情的獨特理解使“蒼涼的手勢”指射了她的整個人生。
 
    大部分張愛玲的作品都被一種濃郁陰濕尖酸味籠罩着,人物的命運就像她記憶中父親的房間一樣,煙霧瀰漫,整個房間只有下午的光陰。從事文學研究的夏志清首次將張愛玲納入了文學史研究的領域,並對《金鎖記》下了一個驚人又服人的斷語:這是中國自古以來最偉大的中篇小説。事實上,二十多歲的張愛玲達到了創作巔峯期,自此之後,少有像《金鎖記》這樣精緻又自然的佳作。
 
    她的創作和她的人生經歷密不可分,23歲遇到胡蘭成,才子佳人自由結合兩年後分離,之後輾轉去了香港和美國,在美國與劇作家賴雅結婚,後多次搬家,她以英文寫作,費盡十幾年功夫卻一直得不到美國讀者的欣賞,生活並不如意。不愛交際的張愛玲自離開上海後,就與親人斷了聯絡,身邊只有少數談得來的幾個朋友偶爾通信來往。在張愛玲深感大限將至時,將寫好的遺囑寄給一位好友,可是好友並未在意,在三年後即1995年9月突然得知張愛玲逝世的消息,才想起那份遺囑。張愛玲傳奇式的逝世一如她的傳奇人生——那一“蒼涼的手勢”永遠定格在讀者的心中。

    張愛玲成名於戰亂年代,戰亂成就了她,也讓她在成名後的當口從此“萎謝”了,也許有人將其歸於她與胡蘭成的情感分離,可是她對待愛情和別的事物是一樣的態度,三分熱誠,七分哀婉。殊不知童年時期家庭的陰暗和束縛讓她早已對一切永恆失去了希望,她把人間的温暖看做奢侈品一樣的物什,一點點熾熱已經足以燃燒整個生命。她常把“晚了,就來不及了”掛在嘴邊,似乎既是對成名的渴望,又是對人生不確定的疑惑。“想做什麼,立刻去做,也許一遲就來不及了。‘人’是最拿不準的東西。”
 
     在跨越了民初、抗日、淪陷和建國的時代,她對物的喜好,對人的冷淡,不得不説是一種別樣的心理寄託。在《更衣記》的末尾,她描繪了這樣一幅動態:一個小孩騎着自行車衝了過來,賣弄本領,大叫一聲,放鬆了雙手,搖擺着,輕倩地掠過人羣,滿街人充滿了不可理喻的敬仰之心。寫到這裏,她隨筆發揮:“人生最可愛的當兒便在那一撒手吧?”
 
    如今人們熟知她的一些語錄,卻對她的作品和思想淺嘗輒止。與張愛玲有關的書籍,封皮大多是她穿着一身暗紫色旗袍的那張照片,高高抬起的額頭,鋭利的眼神,冷僻的嘴角,雙手掐腰,一幅不食人間煙火的神仙模樣。可是這樣的女子偏偏最愛人間煙火,最愛人間的色香味,對生活的情調最是熟悉。這是怎樣一個奇女子啊!?( 作者系新聞與傳播學院2012級碩士研究生)

上一篇:人之成熟
下一篇:秋思

相關文章

讀取內容中,請等待...
師大首頁 | 學校辦公室 | 宣傳部 | 紅燭網 | 圖書館 | 為學網 | 後勤集團